SKU: 9C004 Categories: , , , Tag:

鄧九雲短篇小說《用走的去跳舞》

$90.00

In stock

Qty
Purchase this product now and earn 45 goos!

鄧九雲2015年作品
首部短篇小說

鄧九雲 2015 首部跨界創作

「可以說我們幸運嗎?

懂的太少愛的太多,傷了一身也覺得癢。

沒辦法,那真的是太小太小的我們。」

《用走的去跳舞》八篇短篇,純粹蒸餾,

她寫女孩,寫男孩,寫日常時刻底下殘忍的寂靜。

近乎淡漠的對白文字,像一記回馬槍,

把被時間填補起的裂縫一道道撐開,

青春和童年的確天真,但人生從不單純。

內容簡介

在2012年開始,作者開始創作短篇小說,並同時書寫小說的「對白文本」。嘗

試去探索「故事」與「對白」中,時空間隙的差異能拼湊出更有機的故事形態,鼓

勵讀者創造更多元與想像性的閱讀經驗。這也正是演員身分的作者最感興趣的範

疇。在戲劇裡面,公認俄國小說及劇作家契科夫的劇本最難處理,因為所有重要的

動機都藏在潛台詞中,而作者近年閱讀大量契科夫的短篇小說,發現小說裡刻畫人

物心理狀態的部分正是他劇中角色的解密之處,因此興起:小說與對白文本相呼應

的創作概念。再者,作者有感於台灣普遍讀者對於「劇本」的閱讀經驗非常稀少,

同時也希望能夠藉由短篇故事延伸出的片段「對白文本」,來降低讀者對於劇本閱

讀的心理門檻,並舉辦小說故事的「讀本分享會」進一步引導讀者,希望能透過多

元化的方式,慢慢擴展大眾對閱讀劇本的普及性,同時更豐富單一的閱讀經驗。

在小說題材裡,作者書寫記憶裡關於「失去」的多種面貌。我們的人生從第一

個「失去」(離開子宮)到「擁有」(進入這個世界)開始,一生的情感、個性、

價值觀、感受力等,將全都在一次次失去擁有、擁有失去中被層層建構。於是作者

利用自身童年與世界多處的城市記憶,書寫不同年齡面對「失去」的過程。在〈用

走的去跳舞〉中,童真是色彩斑駁通往未來的任意門,美麗夢幻成了一個破折號。

曾念過六年全體住宿的女校的特殊經驗,也在作品裡留下很深的痕跡。在〈下了七

天的雨〉中,描寫女校裡浪漫靜好的氛圍中別離導致的情感切割,映襯出屬於女學

生間特殊純度的感情;〈小指湖〉刻畫理想和現實的錯置下,愛情磨損所導致的心

靈隔閡,流露出一份讓讀者似曾相似疏離的孤獨氛圍。〈二〉釋放療癒溫暖的力

量,從親情為基底,刻劃命運的雙面性,手法細緻含蓄卻後座力十足;〈三月二十

三,我在桂花巷〉書寫情感中性別關係的限制,用記憶書寫愛情,利用電影分鏡的

概念,讓不同時空軸交雜出現,看似無邏輯的安排其實都是精心營造。故事陰鬱的

氣味底下慢慢散出一股溫暖的詩意,現實和記憶虛實交融,帶著唯美和偏鋒的色

彩。

作者喜歡集中描寫單一時間點下的人物狀態,探索「時間」元素影響人物心態

與故事發展的可能性。在〈再見,再見〉的對白文本裡,對話上刻意的留白,呼應

故事底層強大的情感餘韻,彷彿邀請讀者自行填補間隙,製造一場屬於自己的填色

遊戲;〈加州天很藍〉更是情緒和情感高度集中的表現,內心獨白與外在情境的對

比,一張一緊,殘酷收尾。

作者多元化的文字對應了這個充滿可能性的多元時代,若要拓展文學讀者群,

便需要創新的方式與突破。作者利用「演員與作家」雙棲的特殊身分,在戲劇、文

學裡面開展一條渠道,並以「小說、對白文本、表演紀錄」三重不同形式的書寫方

式呈現效果。在鼓勵表演和文學界別的跨域發展之中,探索文學與展演更多的可能

性,同時擴展社區閱讀風氣。

就如書名「用走的去跳舞」象徵一種跨越。其中依然存有一些戰戰兢兢的羞

澀,卻掩蓋不了一股流動的溫度,如同整部作品與作者的狀態,渴望在現有市場

裡,注入一股最純粹的原始動力。

Weight300 g

Reviews

There are no reviews yet.

Be the first to review “鄧九雲短篇小說《用走的去跳舞》”